“断舍离”

破例(或许甜,OOC依旧)





——蒋易抽烟。


这是张海宇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“抽烟的男人很有魅力”。
他觉得,自己为蒋易破了太多次例。


第一次发现是第一次见面。蒋易靠在椅子上,沉默地看着剧本,纸张翻过。鸭舌帽压住半张脸,支棱出来一簇头发。他心情不好的样子,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。手指修长,指节分明,薄薄的烟雾笼罩着,几分不真实的色彩。
“张海宇,你来跟蒋易搭一下。”
后台每个人都很忙。导演匆匆走过,张海宇匆忙接住飞在空中的剧本。他四处环顾了一周才找到名为蒋易的人,后者见状,掐灭了烟。
焚烧过后显得有些发黑的烟头挫在桌上的烟灰缸里。张海宇迎过去,刺鼻的味道逐渐淡去。本来夹着烟的手在桌沿敲着,指甲弧度恰到好处,圆润干净——因此,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姑且算是不错。

后来,蒋易抽烟这事儿逐渐在记忆里模糊起来。他不常抽,就算破例,也只是在心情极差的时候。跟张海宇在一起时总是欢笑不绝,因此更不存在什么理由。他们熟知对方,搭戏也日渐默契;被称作“雨衣CP”,忙碌的生活好像突然有了目标。

印象派保洁那期,两人竭尽全力,将稿子想出来一个大概。房间里灯亮着迷蒙而温暖的黄色,咖啡在杯里慢慢变凉。
“这个地方,我这样,先拿起来,”张海宇用手边的杯子演示,举起来,然后另一只手做出挥毫泼墨的样子,将杯子举向后方,“下意识地向后递给你,你就接住……”
蒋易顺从地接住,放在桌边。他有些好笑的看着师哥对着空气“创作”的样子,目光瞟到桌边放着的烟盒,顺势说道:“还可以加个雪茄的剧情,嗯…”
“此话怎讲?”张海宇憋出女声。
“艺术家一般都喜欢搞些,嗯,像这种文艺范儿的东西吗?”顺着说下去,“你拿起来,对,然后……”
师哥配合得恰到好处,夸张而搞笑地在嘴边吸了一口,然后把丝毫未动的烟向后递给蒋易。这个动作使蒋易从默默观望中惊醒。他把烟夹过来,手指自然的屈起,标准的烟民动作。
张海宇看着蒋易修长的手,若有所思。
“蒋易,你抽烟啊?”他问出心中一直的疑惑。
“嗯。”蒋易回答道,声音像往常一样。低低的,给人莫名的安全感。片刻过后,他又接着问:“怎么了?很奇怪吗?”
张海宇摇头:“不奇怪。”他抬起眼来看着蒋易,后者的目光马上黏了过来,像是发生了什么电磁感应。
澄澈而干净的目光在空中相接。蒋易清晰地看到海宇眼中因熬夜而带来的疲惫与困倦,但更显眼的是明亮得闪烁着的光。
“你呢?”他被那种乖巧似小动物的目光逗得笑了起来。
“我?”张海宇用一根手指指着自己。他反应了几秒,才慢慢地回答:“我不抽烟…其实也不是很喜欢。”
后半截音调愈来愈低。
他马上解释道:“没什么别的意思。你别想多了。”
蒋易眯眼笑。
他说:“我没想多。”
两人同时拾起刚刚丢掉的笔。橙黄色的温暖灯光下,气氛由温馨不觉转变到奋战稿子的状态。

真没想多。
蒋易在心里想着。
极富表演天赋的张海宇,在私下细心又耐心的张海宇,体贴得恰到好处的张海宇,有点温顺的小动物。
他们合作这么长时间,偶尔的吵架也是小打小闹的别扭。在台上表演时,总能及时的挽救对方的现挂。蒋易曾一直以为师哥太过认真,以至于认真到难以接近;但逐渐发现挖掘出的却是一个善谈、活泼的张海宇。
在自己面前。
相反,蒋易就有些不善言辞,讲话时也总是慢热。但在张海宇面前,好像总是能巧妙淡化:他们没有说不完的话,但交谈次次入心;他们没有小心翼翼的双向试探,但对待这份共同的感情却都格外认真。
想到这儿,蒋易转笔的速度更快了。

大不了,戒烟吧。

——在他面前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

张海宇为蒋易破了太多次例。

“蒋易!”
一向沉稳的声音突然拔高,沉浸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某人一下子被惊醒,差点以为家里进了贼。
“什么情况?”惊恐地抓过枕头,又丢掉枕头,手臂摸黑四处寻找师哥的身体,床单凌乱。
床头灯被按开。张海宇端坐在自己面前,表情是平常的认真与波澜不惊。完全想象不到刚刚叫出了那一声。
“我发现一件严肃的事情。”
“怎么了?”
蒋易强忍睡意。
“你不抽烟了!”
“噗。”
忍不住笑了出声。他拉着那个人恢复躺到的姿势,拉上被子。
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“就,就前几天。其实我当初真没别的意思…”
蒋易默默的看着他。熟悉的,晶亮的眼神在闪光。
“…你抽烟的时候,挺…帅逗的。”
然后一个枕头砸了过去。

“睡觉!”
“我说的是实话啊…”
“我知道了。海宇,睡觉。”
强忍笑意的声音很痛苦。

“你破例说了一次真话!”
张海宇的声音带着点委屈,乍一下听不出来。“我一直说真话。”
然后在心里想着,其实真话没有一直。
他看着蒋易逆光的轮廓,微阖的眼睛,睫毛微微颤抖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竟然觉得很温柔。

为你破例,一直。

评论(11)
热度(25)

© Neptun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