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断舍离”

七月6

突如其来的暴雨在冰原变成了一场骤雪。大大小小的雪花飘扬在空中,模糊了人的视线与道路。一天站在铁门前,停下想要掏出钥匙的手。雪让她几乎看不见就在自己身边的而杉,在这茫茫的纯白世界中,她竟然有了一丝迷失自我的感觉。
赤裸的脚腕上突然缠上了冰凉的触感。
一天冷静的把手伸到脚腕处,果然,那冰凉的触感循着她的手爬了上来,一圈一圈围绕在她的手臂上。而杉看见那东西,马上向后退了退,很警惕的眼神盯着它。一条碧绿色的蛇,在洁净的世界中分外显眼,它慵懒的缠在一天的手腕上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:“你好啊,小而杉。”
而杉开始加快闪动翅膀的速度,以掩饰她的紧张:“一天,你最好把他放下来……我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。”
一天扫了她一眼,手指不自然的紧勒住绿色蛇的脖子:“你来干嘛?”
“唔……别那么不友好啦,我可爱的小朋友。”蛇口齿清晰的说道,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那逐渐加大力道的手。它猛地一窜身,周围的雪花瞬间被染成了绿色,让一天和而杉在一定的时间内看不清它的身体,“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。”
绿色的雪花像丝绸一样慢慢垂下、散去,像迷雾初散。原本笼罩在雪花中的蛇的身躯,变成了一个人类小女孩的躯壳,和而杉差不多大的体型,但不同的是它生着一双巨大的浅碧色翅膀,几乎是它身子的三倍大。
“一天啊,你是不是很想二月?”小女孩的眼睛亮闪闪的,清澈透明。如果不了解它的人,还真会以为它是一个纯洁无害的小家伙儿。
一天嗤之以鼻:“你别装好人了,虫。”
虫的眼神冷冽了几分:“我一直就是个大好人,还多亏你们家那位给我生长时提供了食物。”它的眼神扫到一旁的而杉,“为了感谢你们,一会儿就让你们见面。”
一天和而杉同时觉得有些不妙。
“要去找七月啊?”虫笑嘻嘻的凑近一天的脸,“我看你是想多了。二月可比七月好多了,何必单恋小七月?”
一天努力不去在意“单恋”这个词:“你最近可是忠心耿耿的为二月服务啊。”
“她只是我暂时的寄生体罢了。”虫扇动巨大的翅膀,掀起一股股不算强烈的风潮,“等你们自相残杀,我就可以找到更好的主人了……”
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而杉突然抬起了头,透明的翅膀也开始飞快的颤动:“你说的很开心啊,虫。”她渐渐的逼近比她小一点的虫的身体,“别忘了现在你还只是个小东西。要把你重新变回虫茧,真是简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。”
虫的脸色一变,它飞快的升空而起,然后掀起一股浅绿色的雪花:“一会儿二月就要来了哦,我不跟你们废话了。”它的翅膀突然消失,重新变成了最开始的小蛇的模样,在雪雾中向远方飞去。 
“谢谢。”一天望着虫远去的身影,像卸去了什么重负一样呼了一口气。她别过头去,很不自然地向而杉道谢。
而杉什么也没回答,重新飞到结了一层冰霜的铁门上。
不知何时,和她交流已经变成了拥抱一颗仙人掌。


“七月……我真的不想对你做什么,所以你还是快点儿放开我…”一天努力低下头,小小的声音在颤抖着。
七月更用力的攥紧一天的手腕:“一天,你到底怎么了?”
而杉注意到一天的瞳孔开始染上淡淡的绿色,推开子斓,冲上前去拉住七月的衣角,努力起到自己微小的作用:“七月快闪开!”
在七月的手微微松开的一瞬间,一天向后退了一步,与此同时,七月像受到了什么重创一样重重的向后摔去。
“一天……”七月稳住自己的身体,重新看向一天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从未认识的人。
“七月…我,我……”一天发狂样的看着自己的手心,感觉内心中正在慢慢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气。她拉起而杉的手臂:“对不起,七月。”说着,她向前迈了一步,接着飞快的向镇口狂奔过去。
而杉用力的挣脱一天的束缚:“松手!”
一天浑身一颤,像被电击一样停下脚步看着而杉,不知不觉中松开了手。
而杉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默默地从上向下飞快的扫了几遍一天。
一天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? 
下一秒,而杉开始像截然相反的方向不顾一切的飞奔。

天重新放晴。
龙槐镇跨过一座山的荒野上,一个身着精致西服的小剪影正在慢慢地走着。
荒野的另一头,一个更加不起眼的碧绿色虫茧像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,发出淡淡的光泽。 

评论

© Neptun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