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断舍离”

心头仿佛压了重物,只能在次次重击下呼吸。气流从缝隙中冲出,好像动物的嘶吼。
夏的天空,翠蓝澄澈。阳光无处不在,可又不见太阳。他感受到的爱,绝非甜蜜。爱是酸涩,痛楚,无奈,却又充满了力量。
在那个小城,季节总是迟来。分别的时候,已经是初夏的时间,却还有未落的春花。

重唱(撒参谋*何二月)

CP:何二月*撒参谋

//感谢B站的拉郎视频,看完义无反顾地入了坑。

//OOC。

//感谢每一个热爱他们的人。鞠躬。


三月的雨飘得正好,不很凉,但雨珠薄薄的透光。蝴蝶停在叶子上,没了相称的花,它的翅膀有一点狼狈地耷拉着。何二月将枝子顺着窗边扔出去,它才扑棱着飞走。他探头回来的时候落了一袖子水,贴在胳膊上,很黏腻的一片湿意。

他这个动作碰动了窗沿上挂着的风铃。声音接着响起,穿透雨幕,清脆透亮,直传到很远的地方去。梨园外的街,街外的楼,楼外的山。那风铃刮碎了笼罩小城的雨雾,碎成一片一片的,仍响出去。二月被它激得愣了,站在窗口,却只觉得额头碰得疼。

连声...

|yure|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

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


六月份,初夏。天空是沉闷的,灰白色,乘客地铁上衣服布料的摩擦有汗味。我坐了八站地铁,过了两个很大的中转站。出门的时候热浪把人掀翻。房子一层一层,蛋糕奶油一样叠着彼此,红彤彤的房顶在阳光下反光。上很窄的楼梯,往下看的时候像看屋脊的海洋,波浪起伏翻涌。

我喜欢这栋楼过于狭窄的楼梯,一节一节走上去,有一种在爬城堡的感觉。摞起的砖头像奶油,而我在好奇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联想。那天我在画室呆了三个半小时,最后五分钟和老师分享了一份冰激凌。他买回来很久,放在窗台,我怕化了就去偷拿,差一点就成功。照进窗户的像是晨光,而却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混沌感。我放下手里的...

诈尸预警

我为爱活着

青岛场棒呆了。
我爱你。

人们把难言的爱 都

成千上万个门口
总有一个人要先走

再鹿一发去写作业

© Neptune. | Powered by LOFTER